绝命药师

发布时间:2019-10-20 20:09:24
来源:4A影片

《绝命毒师》和《风骚律师》是我最喜欢的剧集,没有之一,它们也是极少数我认为称得上“神剧”的作品。

因此,当与之一脉相承的毒师电影《续命之徒》( El Camino: A Breaking Bad Movie)出来时,可想而知我是怎样的心情——

 

 

 

光是看到“老白”沃尔特·怀特和“小粉”杰西·平克曼这两个人能再次同框,一切就已经值了(下文人名我会使用昵称)。

在老白和小粉两人同框的镜头里,我们又一次看到了鲜红且显眼的“EXIT”,从毒师到律师,这个剧组总很喜欢给“出口”扫各种镜头或特写,比如《风骚律师》S3E5结尾,查克听证会上出洋相后,就看着EXIT想要逃离……

 

 

 

“EXIT”也正是本片主线剧情的核心词:小粉脱困之后,想尽办法要逃离这片是非之地,奔向新的开始。

客观说一句,如果把《续命之徒》当成一部独立电影或者什么犯罪片来看的话,它是乏善可陈的……正如编导文斯·吉利根之前接受采访时说的,它纯粹是一部献给粉丝的电影,只有对《绝命毒师》有足够感情的观众,才会喜欢这样一部没多少“噱头”的作品。

观影之前,我也一度幻想该片会如何刺激和跌宕,结果它全程都很平缓和平淡——随后我自嘲地想:当初爱上这部剧,不就是因为它在这个越来越快的世界中,坚守着一份娓娓道来的“慢”么?

 

 

 

老白的故事在《BABY BLUE》响起来的时候就结束了,《绝命毒师》就此拉上帷幕也足够完满。时隔六年后再出的这部《续命之徒》,更像是一场伟大表演结束后,艺术家们在谢幕时稍稍调整了下站位和致辞,不仅不会影响演出本身的品质,还会为整场演出锦上添花。

昨天我花了近6小时整理图片素材,可以负责任地说,对于粉丝本片就是神作,下面我会按顺序分析《续命之徒》并附加一些毒师和律师剧集相关的内容。

【PS:建议先看看之前我好友写的 “绝命毒师大电影”全面观影指南 ,虽然不是百分百准确,但许多细节回顾整理都很棒,比如老joe和个别镜头的介绍,相同内容我就不再重复了。】

 

 

改过自新

 

 

影片开头,是小粉和麦克私会聊天的场景,从两人对话来看,应该是第五季前几集两人准备离开老白前发生的

 

 

 

很快就要各奔东西了,自然也难免聊些轻松的话题,小粉执意问麦克“如果你是我,你会去哪儿?”

麦克回答:“阿拉斯加,最后的边疆。”

 

 

 

在毒师里小粉准备消失跑路时,索尔曾建议他去佛罗里达,享受沙滩美女、热带风光,小粉却脱口而出想去“阿拉斯加”,可见麦克在他最迷惘的时候,起到了多大的指引作用。

精彩镜头鉴赏:

 

 

 

毒师、律师系列常用的对称镜头,这次采用了上下不规则对称,水面的倒影映衬着模糊的人和景,安宁平静又暗流涌动。

小粉离开后可以从头开始,去迎接一段崭新的生活,唯独不可能“改过自新”

 

 

 

这是麦克说的,他打破了小粉“得寸进尺”的幻想——你也许可以自新,但过就是过,无论如何你都改变不了。

这不禁联系到律师第一季中,麦克首次陪“药耗子”沃莫尔德交易后说的话:不管你怎么想,是不是坏蛋,罪犯就是罪犯。

 

 

 

罪孽是洗刷不掉的,一旦背上了就要终身负担。小粉从麦克身上学会了这份坦荡,并承担了随之而来的沉重。

逃出生天后,走投无路的小粉只能找过去的死党“瘦子”和“猴子”帮忙。

 

 

 

这一对活宝依然玩着游戏、吹着牛逼、说着藏了各种梗的玩笑和骚话,看到此幕实在是太亲切了。

杰西与两人再会前的最后一面,也是差不多的场景,瘦子和猴子进行着毫无营养却妙趣横生的辩论,只是小粉的状态已大相径庭了……

 

 

 

狂吃,狂睡,由于张开眼看到的是天花板而变成惊弓之鸟,洗澡,刮胡剃发,枪不离身……小粉在瘦子家里总算找回了人样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回过神来的小粉没有接香烟。

 

 

 

事实上,在这之后,小粉再也没有抽过烟。

接下去就该想办法脱身了。首先要做的是把陶德的卡米诺汽车处理掉,小粉立刻找来了最合适的乔。

 

 

 

关于擅长“毁车灭迹”的老乔,前文中已详细介绍过了,乔大爷确实很仗义,不仅没有避嫌,还以长辈欣赏晚辈的态度表示愿意免费帮杰西服务。

很大程度上,老乔是在还“白粉组合”当初经常照顾他“生意”的人情。

 

 

 

比如毒师S5E1里玩磁铁的那一次。乔大爷还简单还原了一番小粉当初的动作,磁铁!

 

 

 

本来一切顺利,结果在老乔检查完时,卡米诺的车辆防盗(定位)系统启动了。

于是本片中一个打脸的黑色幽默就来了,上一分钟还非常仗义的乔大爷立刻脚底抹油,溜得比兔子还快。

 

 

 

我可以帮你做脏活黑活,但前提是不牵连到我。

无奈之下,小粉只得赌运逃跑,关键时刻,脑子快的瘦子帮了他一把,安排好了拖延警方调查的一切,保证小粉暂时不会被抓。

“你为什么要做这一切帮我?”

 

 

 

“老哥,你可是我的英雄。”瘦子这份崇拜之情,也许仅仅是因为小粉是他们这群小伙伴中,唯一做过“大事”的人。所以,《续命之徒》首支瘦子受审的预告,也可以当做电影的一个番外短片,他确实不知道小粉的动向,即便接受“包庇罪”的惩罚也要保护小粉。

过就是过,麦克说的没错。

 

 

鳄鱼的眼泪

 

 

《续命之徒》最令我惊讶的地方,是它在短短两小时的收尾篇里,依然有足够的耐心,去完善一个角色的形象——毒师里心狠手辣、处事干练且野心勃勃的陶德,其人物形象在本片里变得更丰满了(遗憾的是,陶德演员杰西长胖了是本片最出戏的地方)。

 

 

 

小粉想跑路就得找钱,于是偷偷潜入了陶德家,进而引出了之前陶德带自己一块儿处理尸体的记忆。

陶德是那种荤素不忌且真正冷血的家伙,杀人如宰鸡般容易,几乎不会讲英语的清洁阿姨索尼娅仅仅只是发现了藏在书里的钱,好心提醒一番,就让陶德拿皮带勒死了,因为陶德不允许有人发现,一丝隐患都不能留——好像他打死男孩一样。

 

 

 

一边是躺在地上的尸体,一边是温馨雅致的居室和文质彬彬的屋主,强烈的反差进一步凸显了陶德的冷酷和可怕

不提犯罪和杀人,陶德看上去就是个温文尔雅的年轻人,在埋掉索尼娅阿姨后,他甚至还说了几句悼词。

 

 

 

用“鳄鱼的眼泪”来形容陶德最合适不过:传说中这是鳄鱼虚伪的表现,实际上他根本没有伤心,而是在润滑自己的眼睛。

此外,陶德这次独自带小粉去埋尸,不仅是拿小粉当工具人,更是他精心安排的一次“调教之旅”

 

 

 

杀了安德莉娅后,小粉像是一条又怒又痛的野狗,陶德一边给烟一边威胁要杀了布洛克,恩威并施下,小粉不再反抗逃跑,还乖乖地躲在了副驾驶位。

初步调教很成功,开始放狗绳……外出路上,陶德把小粉扔在了后车厢里。

 

 

 

小粉依然没有异动,非常配合地来到了埋尸地点,帮助陶德挖地埋人。

OK,可以进行终极考验了——陶德有意让小粉拿到了储物箱里的手枪,然后用轻描淡写的言语让对方缴械……我完全相信,枪里是没子弹的,陶德即便失败了也不过是再调教一次,现实是他只需用披萨就能令小粉投降。

 

 

 

陶德像放风筝一样一步步松开了狗绳,如他所料,伤痛欲绝的小粉已经失去了反抗意志,今后他可以随意差遣这个奴隶了。

精彩镜头鉴赏:

 

 

 

荒漠之上,阳光大好,得意的陶德迎面沐浴阳光,变成奴犬的小粉却低下头背过身,仿佛惧怕阳光照射,他更适合待在阴影里。

有这段故事补充后,再看毒师S5E16里陶德死去的一幕,就会知道小粉这一举动是多么不容易。

 

 

 

顺便一句:同样是勒死人的凶器,陶德把索尼娅阿姨脖子上的皮带解下来继续用,而小粉事后就把手铐给扔了。

另一个细节,是陶德养在家里的狼蛛

 

 

 

这只狼蛛,是老白三人偷甲胺时,陶德打死的目击者男孩留下的,他并不为意,还如一个普通的大男孩般把狼蛛拿回家去养了。

此后,狼蛛也成了小粉一块巨大心病的符号

 

 

 

《绝命毒师》第五季很长一段剧情,都是靠小粉这份不平心态推动的,他无法接受杀孩子这一事实。

当《续命之徒》里小粉再次来到陶德家里时,他面对狼蛛不再像上次那样“不知所措”,他还亲手喂了点食物。

 

 

 

这一细节,可以当做小粉与过去的自己和解,他终于把那段耿耿于怀的心事放下了。

精彩镜头鉴赏:

 

 

 

接下去小粉在陶德家找钱,用“掘地三尺”来形容毫不为过,他把一切能翻的墙能挖的地板都找了个遍……

面对此处大量重复、机械的场景,影片使用了重叠摄影技巧来一言蔽之,干练、精巧,与之类似的,还有律师第三季中麦克拆车、在荒漠中寻找尸体等戏份。

 

 

 

等小粉意外发现藏在冰箱里的钱时,陶德的老相识、坎迪焊接公司的尼尔和凯西,装成警察来打秋风了。

精彩镜头鉴赏:

 

 

 

尼尔与墙后小粉对峙的这个镜头,同时采用了对称分割和镜面反射两种常用的方法,凹氛围效果很好,熟悉毒师律师的朋友肯定不会陌生,这里不再专门找类似的画面了。

小粉一度被两人骗了,可在发现他们是假警察后,拿钱时他立刻以牙还牙,反将了一军。

 

 

 

既然你们也见不得光,那就同样不敢开枪,老路易斯那张大嘴巴还在门外呢……

小粉此话果然唬住了尼尔,以至于都忘了自己还能打晕小粉,最后达成了“各分三分之一”的协议。

 

 

规矩是规矩

 

 

钱到手了,下一步就是跑路,离开阿尔伯克基。

 

 

 

小粉来到了吸尘器店,看到后院停着的红色商务车后,进一步确定自己没有找错地方。

走进店中,说了一通错误的暗语,把一捆捆钱摆到桌面上,面无表情的艾德总算承认了:这钱是你欠我的。【PS:扮演艾德的演员罗伯特·福斯特偏偏在该片上线的10月11日去世,上天可真会开玩笑,老爷子R.I.P。】

 

 

 

如果记不清上面两个梗的话,我就帮忙来简单回忆一下:

小粉原本都交钱准备去阿拉斯加了,结果在离开前发现了香烟被偷的真相,进而意识到了蓖麻毒素是老白搞的鬼,那混蛋一直在骗自己,此时艾德的红色小车已经停在了他面前,惊怒交加的小粉没上车,转身去找老白算账了,艾德也就此离去。

 

 

 

也就是说,小粉拿出来的这12万5千美元,只是上回当面放鸽子的违约金(毕竟艾德都已经安排好了小粉的新身份),想要重新做生意,必须再拿一笔同样的钱。

小粉掏遍全身,最后还是差1800美元,可艾德半点通融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

 

 

你这老混蛋,几十万美元都拿了,真的要计较这一千多块么?

这一幕,不禁令我想到了律师第一季中,纳乔和沃莫尔德交易时少了20美元,保镖麦克坚持全部付清,否则不做生意。

 

 

 

与其说是看重那点零钱,不如说是看重交易的“规矩”,一旦底线开始变得模糊,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……大概这就是艾德、麦克这些老江湖能走到最后的原因之一吧。

规矩就是规矩,在灰色地带行走的人更需要遵守这点,因为能保障他们的东西并不多。

 

 

 

小粉一度想赖在店里耍混,逼艾德帮忙,对方却敢直接报警,算是给年轻的小粉再上了一课。

说好了,1800美元,我会凑到的。接下去,影片通过杰西父母,又玩了一出“意料之外”

 

 

 

之前小粉的双亲已经在电视上出现过,并劝儿子抓紧自首。

亚当和丹妮在毒师前几季中有过不少戏份,他们偏爱小儿子杰克(虽然年幼的杰克也在偷偷吸大麻),对于大儿子杰西,他们一方面爱他、关心他,另一方面也怨他、不信任他,还一度收回了他们给杰西的财产。

 

 

 

不过到了现在,已经历过大风大雨和大彻大悟的小粉,早就不会再埋怨或记恨父母亲了。

小粉打电话回家虽然是想玩“调虎离山”,但他对父母说的却也是真心话:“你们尽力了,无论我发生了什么事,都是我自己的错,不怪别人。”

 

 

 

把父母和盯梢的警察主力骗走后,小粉顺利进入家门,打开保险柜,拿走了……两把手枪,包括一把古董点二二——他可以拿走家里大概永远用不着的手枪,但绝不会再拿家里半分钱。

小粉要去坎迪焊接公司拿钱。此时我们又看到了一位熟人,大个子克莱伦斯。

 

 

 

他最近一次出场,是在律师中和修尔帮吉米教训抢劫的小混混,这哥们真的是什么活都做,保镖、打手等等,这回又做了送外卖的龟公……

小粉在等待闲杂人等离场时,回想起了肯尼虐待自己的过往,自己像头牲口一样被戏弄,没有人权,没有尊严。

 

 

 

而在那段记忆中,替他们焊接铁管的尼尔也是帮凶之一(小粉在看到“坎迪焊接公司”时就记起了对方是谁)。

所以理论上,新仇加上旧恨,小粉完全可以冲进去杀了尼尔报仇雪恨,再把几十万美元拿回来——然而小粉并没有这么做,他只是平静地走进去,要求对方再给他1800美元,他只差这1800。

 

 

 

我完全相信,只要尼尔愿意给1800,小粉会继续这样平静地离去,他早已放下了仇恨,只想重新开始。

可欲望急剧膨胀的尼尔在发现小粉带的枪是点二二后,就不再惧怕了,他也反应过来之前被小粉唬了一次,这次他不会犯同样的错误。

 

 

 

来一次“西部式”对决如何?赢了的人把钱全部拿走。

成王败寇、赢家通吃(the winner takes all),是律师第四季大结局的题眼,也是整个毒师、律师系列的主题之一,明白的朋友能会心一笑吧?

 

 

 

而且,同样一句话在不同环境下感觉也不一样,此时放在小粉和尼尔身上,就是纯粹字面意义上的血腥生死战。

小粉早料到了尼尔不会老实,这也是他带一明一暗两把枪的原因,反正他不会公平决斗

 

 

 

从尼尔被小粉阴了一把来看,这哥们的主业确实是电焊工,只是和陶德这样的人来往才沾染上了匪气——对付这种货色,认真的小粉足够了。

顺势打死凯西后,小粉放走剩下三个倒霉蛋的细节也很有趣,拿了他们的驾照威胁他们守口如瓶,否则自己会找他们算账。

 

 

 

这不禁令我想到了老白用两支激光笔威胁格雷琴和艾略特的一幕,其实一回头他们就没影了,但恐惧却会保证对方今后乖乖听话……师徒俩玩计策还真是如出一辙。

最后那兄弟逃跑时还说了一句双关语:

 

 

 

哥们,you’re on fire。

小粉拿走钱后,一不做二不休,顺便把整个焊接厂给炸了,既然要“告别”就告得彻底,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!

 

 

 

值得一提的是,炸鸡叔、老白以及现在的小粉,先后都完成了“一个人单枪匹马深入虎穴把敌人搞死”的成就。

实际上,《续命之徒》还有一个大坑没填,那就是杰克叔叔一伙人从老白那里抢走的近一亿美元现金,再加上后来小粉制毒赚的钱,这笔巨款到底在哪儿呢(陶德家里藏的近100万美元只是零花钱)?答案是:不重要了。

 

 

 

小粉一直比老白更懂得知足,他曾在第五季指出过老白初心已变、欲壑难填:你当初制毒只是想要73万7千美元留给家人,可现在呢?

得到重新开始的机会后,身无分文或者怀揣几十万美元都是一样的,这些钱对于小粉而言足够了,还惦记那笔不知去向的巨款才是罪过。

 

 

重新开始

 

 

《续命之徒》中最令广大粉丝们惊喜的,当然是片尾老白和小粉再次一起出镜的对手戏了。

从种种细节可以发现,这场戏正是发生在毒师S2E9中,两人在沙漠中制毒脱困后发生的故事。

 

 

 

房车门上弹孔是很直观的一个线索,下面再说两个很有趣的小细节。

由于在制毒期间小粉没拔钥匙耗光了电,两人只得用发电机给房车充电,结果发电机又起了火,还没等老白用灭火器,小粉就把整桶水倒了下去……

 

 

 

这桶水是两人仅剩的饮用水,欲哭无泪的老白只能拿着空桶,不住地对小粉说“well done”。

所以影片这段戏一开场就是小粉泡在浴缸里倒冰块,在餐厅里还用钞票留下了服务员手中的一大瓶水。

 

 

 

和命比起来,钱都是身外之物,现在水在我眼里就是命,小粉爷我就高兴用钱买水。

而在两人饥渴交加困在车里时,老白还奉劝小粉不要做多余的无用功,加速身体的消耗。

 

 

 

你现在处于低电解质的高危状态,再损失那些微量元素你就完蛋了。”

所以小粉在餐厅时拿了那么多水果蔬菜(比如菠萝),还边吃边建议老白也多吃多喝点,补充你说的那个什么电解质

 

 

 

看,只要小粉想学习,还是个好学生嘛~

老白随后问小粉将来有什么打算,准备读大学不?读的话想学什么专业?运动医学是不错,可商科和市场营销或许更适合你,你都可以直接当教授了……

这大概是老白和小粉之间最好的一段时期了,劫后余生,接下去能大赚一笔,老白还没变得贪婪,小粉眼中也没失去光彩,他们一起希冀着更美好的明天。

 

 

 

也就是此时,老白情不自禁地对小粉说:“你真的很幸运,你知道吗?你不需要等整整一辈子,才干出一番大事。”

老白的话只说对了一半,小粉确实干出了一番“大事”,但并不“幸运”,要把片头麦克的话加进来才完整:你干了大事,你犯了错,你甩不掉,但你可以重新开始。不过,老白和麦克都默认了一点:杰西你还年轻。

 

 

 

结尾,小粉顺利来到了阿拉斯加州,艾德看出来这个小伙子已经准备好了,直言“没几个人有机会重新开始”。

艾德说的是实话,虽然他时常帮人跑路,但不是每个人都能真正放下过去的,比如去而复返的老白就浪费了自己的服务……

 

 

 

有意思的是,老白去了新罕布什尔州,小粉去了阿拉斯加州,虽然两地分别处于美国的东北角和西北角,但都是环境地貌迥异于新墨西哥州的冰天雪地,师徒俩在这里又默契了一回。

小粉留了一封给布洛克的信,艾德表示会在墨西哥寄出……至此,世上就再也找不到杰西·平克曼这个人了。

 

 

 

小粉在车上见到了曾经的爱人简,虽然无法实现两人一起浪迹天涯的愿望,但他可以替两人把“自己做决定”的不成文约定继续下去,有此念想,便是永恒。

早在《绝命毒师》连载期间,我最喜欢的角色便是小粉,确实,他吸毒、愚蠢、犹疑、扭捏、懦弱,有着太多缺陷和令人讨厌的污点,但他由始至终都没有失去一份最基本的单纯和善良。

 

 

 

《续命之徒》作为毒师系列的尾声,在我看来最大的价值也在于此:它保留了原作足够多的元素和风格(甚至是一切),并给了尚未尘埃落定的小粉一个真正的结局,洗净铅华,留下希望。

《绝命毒师》,真的结束了。

 

 

 

若干年后,当你在阿拉斯加州旅行的时候,也许会在一家木制工艺品店里和一位木匠老板讲价钱,也许会在一场冰球比赛中见到一名队医救场,也许会在街头碰到一个为人低调但却善言干练的推销员卖货……

如果你觉得那位德里斯科尔(Driscoll)先生很眼熟,请别打扰他。

有用 (0) 分享给朋友: